亦忱:与杨学林律师谈贾敬龙案
2016-11-19 12:49:59
  • 0
  • 0
  • 23

○亦忱◎杨学林

图为杨学林律师(左)与亦忱合影于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

最近,因事浪迹北京,去老朋友杨学林律师供职的北京首信律师事务所,再一次拜访了这位中国知名的刑辩律师。

也许,很多不在中国法律界讨生活的人,不知道杨学林在中国的律师界是多知名的大牌律师。李庄案大家都知道吧?他就是当年李庄案代理律师之一。其实,杨学林律师更具有经典意义的事迹,是10年前代理浙江义乌吴广德案,凭借极为出色的一审辩护,并给最高院复核吴广德死刑的法官写信陈情,居然挽救了一位驾车碾死3人、撞伤16人的死囚,最终导致最高院复核此案的法官,下达了不复核浙江法院作出的一二审死刑判决,让那位背负三条人命的吴广德获得生机,以死缓囚徒走进浙江的一所监狱,估计吴广德在十年之内将重返社会开始他的新生活。

对这样的律师如何看待贾敬龙案,您是不是会有点兴趣?下面,请听亦忱凭借事后的记忆,还原这次谈话的内容。此稿未经杨律师审阅,文责由亦忱自负。

(亦忱于2016/11/19)

○贾敬龙在如潮的舆情涌动中,最终还是走向了刑场,你认为贾敬龙必死的命运是无可更改的吗?

◎我们应当注意到,贾敬龙案被社会广泛关注的时候,最高法院已经作出并送达了死刑复核裁定。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起死回生,不外乎两种可能性,一是刑场喊冤,拉回来复查。根据复查结果,既可能活命,也可能再次执行死刑;还有就是突然有重大立功表现。而贾敬龙案不存在上述情况。

○你的意思是说,最高院一旦对死刑案犯作出复核裁定,被终止执行的可能性,在现行的中国司法格局中,光靠舆论同情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吗?

◎单就救贾敬龙一命来看,在复核裁定下达之前可能还有意义,而在复核裁定下达之后,几乎没有意义了。这次法学界的研讨和呼吁,其意义在于使得最高法院在今后类似案件的死刑复核中,可能会更加慎重,以贯彻少杀、慎杀的政策。

○以犯罪后果而论,10年前你代理的吴广德案,以3死16伤的惨重后果,最高院复核吴广德死刑的李勇、李健、汪斌三位法官,居然没有没有复核吴广德的死刑!对此,你怎样类比贾敬龙案和吴广德案会产生如此一生一死的差别?

【亦忱注:在我问完这个问题后,杨学林律师从书橱中翻出最高院(2007)刑四复85023878号《刑事裁定书》】(全文附后)

◎你可以看看最高院不复核吴广德死刑的(2007)刑四复85023878号《刑事裁定书》里面是怎么写的:“鉴于负责拆迁的单位在具体工作中处理欠妥,吴广德在情绪失控下犯罪,并考虑其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原判对吴广德判处死刑不当”。我们看看这样的判词,才是吴广德得以免死的理由。比照最高院当年这一不复核吴广德死刑的裁定,我们再来看看最高院刑三庭负责人是怎么阐述必须处死贾敬龙的理由:“贾敬龙持枪当众杀人,犯罪情节和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手段极其残忍,人身危险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贾敬龙到案后虽能供认犯罪,但无悔罪表现等其他可以从轻处罚的情节,不足以对贾敬龙从轻处罚”。于是,贾敬龙最终被绑缚刑场。

抛开案件事实认定不谈,单就最高法院复核法官考虑是否留人一命,我觉得“悔罪表现”非常重要。这有两个方面的考量:一是被告人本人的表现,除了认罪,还要真诚地悔罪,如有的被告人给被害人亲属下跪;二是被告人家属对被害人亲属进行赔偿,获得谅解。只要获得谅解,基本就能保命。即便不被谅解,只要有悔罪、赔偿的实际行动,也是可以酌情考虑的。

○我懂你意思了,以当年签署夏俊峰死刑令的那位首席大法官的理念,对贾敬龙这种杀人后一点也不后悔的人,若不杀则“会天下大乱”。也许我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妄议,但我们毫无疑义看到贾敬龙死后的舆情,近乎所有的同情是指向这个最终走向刑场并无悔意的死刑犯,并没有指向被贾敬龙谋杀的村长何建华。你是怎么看待这种舆情的单边化呢?

◎无论是贾敬龙还是何建华,他们都是悲剧人物。其走向这种横死的结局,有很多原因,那是社会学家和政治学者们研究的问题。我们局限于法律层面讨论这样的问题,不可超越法律的框架,才能有助于以后碰到贾敬龙这样的案例时,如何跟各级法院展开良性互动。也就是说,我们既要站在制造凶案的罪犯视角考虑问题,也必须从死者的立场考虑受害者家属的利益和情绪。毕竟,用私刑复仇不能被社会鼓励。贾敬龙被定罪没有问题,至于他是不是必须立即去死,则是另外一回事。

亦忱结束语

也就在贾敬龙被处死的次日,惊闻陕西延长县又发村长被杀案,以3死5伤的惨烈后果,给国人带来更强烈的刺激。于是,本人在新浪微博如此写道:“很多主张用死刑遏制犯罪的人,并不明白一个道理:对那些舍命复仇的人而言,莫说枪决的死刑纯属吓唬他的稻草人,哪怕五马分尸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也照样然并卵。那些决定毙掉贾杀手的人,其最大的功劳是把自然正义女神从中国的法院驱赶到野狼出没的旷野四处流浪。国无宁日矣!”

最后,仅以这个访谈祭奠走向刑场的贾敬龙和大年初一死于贾敬龙射钉枪的村长何建华。伏惟尚飨。

附:最高院不复核吴广德死刑的《刑事裁定书》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