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嗜杀的武松会受人推崇?
2016-12-24 17:29:52
  • 0
  • 0
  • 13

为什么嗜杀的武松会受人推崇?

  文/亦忱
  
  

影视剧中的武松形象正面的人见人爱

  网友鲍鹏山写了一篇令人击节的文章《潘金莲的砒霜,武松的刀》(全文附后),对好汉武松通过正常的司法渠道,为哥哥武大郎被嫂子潘金莲与西门庆合谋杀害的案子,寻求县衙伸张正义不得,而走上私刑复仇的道路成了暴民的故事,基本讲清了一个道理:

  当两个自然人之间发生纷争,协商不能解决的,用法。法度不能解决的,用刀。可见,官府不作为,会造成极大的社会问题:无力自己解决问题的,成了无依无靠的顺民。有力自己解决问题的,成了无法无天的暴民。顺民是国家的累赘。暴民是国家的祸害。

  一个强大的国家和民族,既不要暴民,也不要顺民,要的是:公民。

  毋庸讳言,以亦忱在一个地级市的法律界混了21年,如今以年逾六旬的阅历,可负责任说:当两个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的人或势力,因发生纠纷展开博弈,若双方选择走司法渠道解决问题,一般的结果会基本是公正的。若是一方强势,一方弱势,无论是强势的一方或弱势的一方,选择走司法渠道解决纷争,最终以公正司法结果收场是低概率的现象。

  这也就是民间一些深明事理的人,遭遇蛮横的恶人或恶势力欺凌时,一般不会选择走司法渠道去讨得公道,而宁肯乞求有名望的亲戚出面解决纷争,乃至退而求其次,花钱找当地的黑社会大佬出面协调讲数,以求得一个相对公正的了断,或在遭受严重的欺凌后心气难平,恶向胆边生,一怒之下选择武松式的使用私刑复仇的原因所在。

  大凡在中国各级政法部门核心机构里呆过的人,都会知道各地有多少通过私刑复仇的命案没破,更会知道我们这个险象环生的社会,四处都游逛着命案在身的人活跃在自己周围。比如,那个对银行行长一家灭门后,却安然无恙活在人堆里18年的贵州凯里凶犯黄德坤,居然混成了科级公务员。

  朱柏庐在治家格言中写道:“居家戒争讼,讼则终凶”。也就是这个道理。

  坦率地说,换了本人若是遭人欺负进而被欺负自己的人公开蔑视,我自然会首选诉诸社会舆论渠道,或走司法渠道去解决问题。那是因为,本人在网络写了十余年的时评,积累一点从本质上而言也是一种权力的影响力;加之陈某人在当地司法界各个部门混了个脸熟,绝不相信哪个仲裁本人诉求的警察或法官,敢肆无忌惮枉法裁判,偏袒纠纷的另一方,相关诉求获得公正裁决应该是一种大概率结果。

  恕我直言,若是当本人诉诸舆论或选择司法救济渠道解决纠纷却然并卵,一点效果也没有,则绝对不会自认命贱,甘当蝇营狗苟的顺民,而会选择当第N个现代武松或贾敬龙式的好汉,用自然正义来了断纷争。

  这也就是亦忱前不久公开推崇贾敬龙的思想基础:很多人并不明白一个道理,选择与仇家同归于尽,虽然是犯罪不被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宽宥,却是弱者用生命做代价践行自然-正义的天然权力(记住:是权力,不是权利,我在这儿没有写错)。

  为什么这个道理能够成立?在亦忱看来,当某个社会的角落,已经沦丧了司法公正底线,必然会有武松和贾敬龙这样的好汉,来设置新的公正底线:

  作恶的人必须得到惩罚,如果掌控司法裁判的人假装睡着了,那么,恭请正义女神出面,践行自然-正义毫无疑问符合天理:任何一个恨大仇深的苦主,都可以去找到加害他的恶人,送他下地狱去见阎王。

  (亦忱于2016-12-20) 

  附:

  潘金莲的砒霜,武松的刀

  作者:鲍鹏山
  
  

影视剧中武松杀嫂的剧照

  武松出差离开阳谷县后,潘金莲与西门庆在王婆的撮合下,勾搭成奸。为了长做夫妻,在王婆的点拨下,用砒霜毒死了武大并火化成灰,企图把事情做得干干净净,不露痕迹,瞒天过海。

  其实,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费心费神,因为,根本没有人管这事。郓城县各级官府对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件骇人听闻的人命事件根本置若罔闻。

  好在武大还有一个弟弟武松。武松回来,不到半天时间,他就找到了证人——何九叔和郓哥,证物——两块酥黑的骨头,一锭十两银子,还有一张纸,写着火化日期、现场送丧人名字,证实了自己的怀疑:哥哥武大是被害死的。

  而且,他还锁定了嫌疑人——嫂子潘金莲和西门庆。此时,除了具体的作案细节,案情基本清楚。

  这时,武松想到的,是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能这样想的,是好百姓,是相信政府并尊重政府的好百姓。如果能让好百姓实现这样想法的,就是好社会,好政府。但是,可惜的是,武松碰到的,不是这样的社会,不是这样的政府。

  所以,武松也就做不成好百姓。

  武松把何九叔、郓哥一直带到县厅上。对知县说:“小人亲兄武大被西门庆与嫂通奸,下毒药谋杀性命。这两个便是证见。要相公做主则个。”

  可是,县令与县吏都是与西门庆有关系的,西门庆得知武松要告状,又马上给他们使了银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于是,县令和县吏,对武松打起了官腔。一大堆无比正确且无懈可击的官腔,武松听不明白。但武松明白的是:这番官腔的核心就是:不准所告,不予受理。

  按说,武松也不是一般平民百姓。他的身份还是很特殊的。

  第一,他是县步兵都头,相当于今天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

  第二,他刚刚帮知县办过一件私密的家事,也算得是知县的心腹人了。

  这样的人,尚且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不能得到官府的公正对待,一般普通百姓,在这样的社会得到的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一般人碰到官腔,只有忍气吞声。

  但是,武松偏偏不是忍气吞声的主。

  说白了,他此时试图通过官府解决问题,是他对官府的尊重,是他在给官府面子,是他在给官府机会——是他给官府做好官府,行使权力的机会。

  他本来有力量有办法自己解决问题。

  ——他有刀。

  协商不能解决的,用法。

  法度不能解决的,用刀。

  可见,官府不作为,会造成极大的社会问题:无力自己解决问题的,成了无依无靠的顺民。有力自己解决问题的,成了无法无天的暴民。顺民是国家的累赘。暴民是国家的祸害。

  一个强大的国家和民族,既不要暴民,也不要顺民,要的是:公民。

  面对知县的官腔,武松几乎一点也不要听,也不给知县找麻烦,马上就打了退堂鼓。

  武松道:“既然相公不准所告,且却又理会。”毫不纠缠。

  善打官腔的知县大约觉得很得意:官腔是战无不胜的,只要拿出官腔,小民一般马上就偃旗息鼓,天下马上太平。但是,他可能没有注意到,当他用官腔堵住了武松依靠法律解决问题的道路后,武松的身边,只剩下了一个东西。

  那就是刀。

  这就是他“却又理会”的理会之法。

  潘金莲在社会的底层,张大户这样的强势一方强加给她一桩不幸的婚姻,无论是道德、风俗还是法律,都不会给她支持。她哀哀无告。要不,接受命运;要不,只能用非法手段改变自己命运。

  于是,她使用砒霜。

  武松要为兄报仇,要为被害死的兄长讨还公道,无论是行政,还是法律,也都不会给他主持公道。

  要不,忍下这口气,让死者沉冤莫雪,让罪犯逍遥法外。要不也只能用非法手段实现正义。

  于是,他使用刀子。

  潘金莲的砒霜武松的刀,是他们犯罪的罪证,更是社会不公官府渎职的罪证!有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反思的现象:我们的传统文化倾向于肯定复仇。也就是说,在古代,中国文化肯定复仇,文学歌颂复仇。

  《水浒》就是歌颂复仇之作。

  实际上,在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大量的对复仇事件津津乐道的描写,对复仇人物热烈的情感倾注,其中隐藏着一个极深刻的社会心理:那就是,全社会对法律的无信任,并通过文学作品表现出来。当法律不能主持正义时,代表着社会良心的文学必然表现出对法律的失望和鄙视。

  当西门庆和潘金莲谋杀武大郎时,法律沉默,官府不作为,于是,人们不再寄希望于法律,不再信任法律,也不会再遵守和维护法律。

  而武松这样的强梁会自行解决问题,用个人复仇来讨得被侵犯的公道。

  此前,武松并没有杀过人,从杀嫂开始,武松就杀人不眨眼了。

  一个人,就这样变成了暴民。

  此文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9cc8850100eh0o.html

  亦忱注:原文无图,转帖配图搜自网络。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