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胜选后的美国:变与不变
2016-11-20 08:24:31
  • 0
  • 5
  • 18

文/亦忱

前言

大器晚成的唐纳·川普(Donald Trump),以70岁的老迈之躯,在美国第58届总统竞选中,令人无可置疑地完胜其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将于2017年1月20日,入主白房子里的那间椭圆形办公室,成为美国立国以来的第45位总统。

对美国这次大选,西方主流媒体和精英学者众口一词看衰川普,觉得川普胜选后会把美国乃至世界带到阴沟里去。事实上,美国被左派早就玩坏到积重难返的地步,如果我们分不清川普的竞选噱头和可行的施政方略不是一回事,而被西方主流媒体和那群失去常识判断能力的精英学者继续洗脑,那就肯定会对川普上任后甩出的施政纲领,再一次惊得下巴脱臼,而不仅仅是眼镜掉在地上那样简单了。

回顾川普单枪匹马自己掏钱参与总统职位的角逐,为什么那么多诺奖得主和经济学家,共370个牛逼哄哄的精英,居然无法说服美国选民把选票投给希拉里?其答案只有一个:希拉里的政纲是清晰可见的,能一览无余,不存在什么难以预见的不确定性,此人将继续秉持奥巴马透支美国未来的基本国策,在奥巴马任内把美国的国债翻一番的基础上,再举债搞具有美国特色的福利主义,为了民主党的票仓稳固,把美国当做非法移民和懒汉的天堂。而川普的大嘴跑火车,给出的那些令人想入非非的变化前景,才是美国那些爱好自由的人,那些厌烦民主党的人,认为可以将国家交给这个富翁打理四年的理由。若是川普在第一个任期玩不出什么新花样,也是个光说不练的主,那么四年后再打发这个富豪回家去玩他擅长的电视真人秀也不迟。

本文立足于独立的观察,谨对川普出任美国总统后,会给美国的内外政策带来什么变化,或保持一成不变的地方,作一管中窥豹的预测。自然,信不信由你。

一、川普上台后美国的内政会出现明显变化的方面

1、美国的移民政策将发生阻止伊斯兰国家移民及挡住墨西哥移民非法偷渡现象的急刹车,与此同时,美国对待中日韩等亚太国家合法移民,将继续秉持宽容的移民政策

首先,来自世界各地的伊斯兰国家新移民,将被川普主导的美国政府基本拦在国门之外。那些早先进入美国的伊斯兰国家的非法移民,将悉数被遣返到他们的出发地,或送往那些愿意接纳其定居的国家。

其次,对美墨边境的控制,在隔离墙建筑完工之前,山姆大叔会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并引导志愿的力量参与,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大量涌入,缓解美国本土被非法移民造成的福利支出压力,遏制低端职位被非法移民抢夺以缓解美国本土居民就业压力。

第三,美国对来自中日韩的优质人口以留学为主要渠道的流入,会一如既往网开一面。中国人在美国只要合法居留,完全用不着担心排华现象百年之后回潮。

第四,在对待非法移民的问题上,川普主导的美国政府不会搭理美国的主流媒体以“政治正确”施加的压力。

2、川普对世界新闻界这一经常能决定或影响美国政策取向的“第四权力”,会比美国最近40年来的历届总统采取更加轻蔑或不在意的姿态。

由于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美国的主流媒体乃至西方世界的主流媒体近乎一边倒看衰川普,无不加入对川普涂黑的大合唱,这些媒体率领一大溜诺奖得主、经济学家、演艺明星、两党大佬,对川普口诛笔伐,却在川普领着自己的搭档和三个子女力挽狂澜之下,以明显的优势胜选。这无疑重创了美国主流媒体乃至西方国家主流媒体的公信力。这些被美国大选结果伤得不轻的媒体,如果对川普领导的美国政府,在其施政构想的效果出来之前,继续进行贬斥性报道或评论,其遭遇美国主流民众的唾弃,将是其必然的结局。

因此,川普在第一个任期内的前半段时间将否极泰来,会在一个相对比较宽松的舆论环境下,展开其重振美国雄风的“转折点”之旅。

3、民主党主导美国政局时实行的全民医保制度中最不合理的核心部分将被废弃。

无论是中国吃瓜群众,还是美国本土的适格选民,在谈论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法案”时,都对这部“两千七百页的法案”,人云亦云不明就里。据定居美国多年的华裔林达在《川普上台,那头大象终于跑出来了》一文中说,“当律师建议大法官读一遍法案,再决定它到底哪部分合宪时,保守派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差不多就是怒了:‘你不知道宪法第八修正案吗?(这是禁止酷刑和过分惩罚的法案)’确实,读一遍是一个超常折磨,‘你真的要我们读这两千七百页法案吗?你真的要求本庭这样做吗?’”

据一位移民美国多年的华裔医生说,奥巴马的全民医保法案,把医院中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消耗在各种填表报批患者医疗费用的过程中,不仅徒增医院和保险公司的压力,而且,并不能使真正参保的中产阶层受益,令人深感这种靡费金钱的全民医保并不能给全民带来医疗保障,却给各种官僚机构凭空制造了一堆垃圾性质的活干,把政府聚敛来的税收消耗在无效的劳动中。

仅以林达举的一个例子来看,这种近乎摸脑门制造的全民医保法案,纯属扯淡瞎搞:“医改法案有这样一条:所有食品贩售机、连锁饭店和类似的食品零售机构,要求贴严格的卡路里标签,以协助公众购买食物和在连锁饭店吃饭时,清楚计算自己吃进的卡路里。我看了哭笑不得,心想真不知立规者都在想点啥。他们知道一个法规给企业带来的经济负担吗?《富布士》杂志说:‘这种看似只是有点官僚、但是无害的政府做善事,实际上是小企业主们和监管部门已经证实的噩梦。’”

4、川普任内会启动一次堪比上世纪大萧条时期的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高潮

川普重振美国的制造业,会以重建年久失修的基础设施为切入点,是一个事半功倍的政策选择。如果说川普在竞选中的诸多承诺最容易在没有争议中实现的目标,无疑是他发誓重建美国诸多年久失修的车站、码头、机场、公路等基础设施。可以预见,在川普的领导下,山姆大叔将一改奥巴马政府花钱讨好选民的做派,会将聚敛来的税收,乃至以举债的方式重整美国的基础设施,此举将轻易获得国会的支持。

二、川普主政后的美国对华政策的变与不变

1、可以断言,川普主政的美国新政府,会跟中国政府在一个新的基础上达成动态的平衡,在第一个任期内不会跟中国政府有值得一惊一乍的冲突发生,川普也不会对中国的内政指手画脚。

有人说,无论美国两党谁当政,都会向中国推销USA拥有话语权的普世价值。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全然不知一个事实:所谓“民主”,在美国立国240年以来,一直不是什么好词儿,在美国建国以来的240年历史中,至少在前200年,被众多美国的政客认为是借集体之名侵犯个人自由的代名词。

比如,美国的先贤本杰明·富兰克林,对美国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有个经典的说法:“Democracy is two wolves and a lamb voting on what to have for lunch. Liberty is a well-armed lamb contesting the vote.”翻译成汉语,就是“民主就是两只狼和一只羊投票决定午饭吃什么;而自由就是一只武装的羊反对这次投票”。美国人信奉的核心价值历来是自由与自治。

而美国在民主党左派操控媒体制造政治正确多年后,美国人的个人自由却不断被侵犯,上班时说话要小心,休息时说话也要小心,不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不仅仅是法律,还是可以压死人的大帽子。在当今的美国,白人对黑人只能说长得漂亮,不能说谁长得难看。这种挑战基本常识的政治正确,不仅给庸常之辈设下各种整人的陷阱,而且,也给美国精英阶层在日常生活中挖了不少深坑。

比如,美国媒体把其貌不扬的奥巴马夫人吹嘘成美国历史上最漂亮的第一夫人,是时尚的典范,有个教师受不了,只是说了句,“米歇尔长得象只大猩猩,哪里漂亮了”?结果被学校开除,再也找不到工作。又如,当年NBA快船队的老板唐纳德·斯特林仅仅是在私下跟女友吵架,警告女友不允许带黑人来自己的场地看球,居然以涉嫌种族歧视的言论引起轰动,最终导致此人不得不声言准备卖掉自己的球队以平息政治正确的碾压了事。

这次川普以碾压民主党主导的政治正确起家,焉能对中国推销自己嗤之以鼻的“民主”?看看川普指责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在中东推销“民主”搞得一团糟,他怎么会重蹈其前任的覆辙向中国推销被民主党玩坏了政治正确?

2、中美经济是一种高度关联和互补的经济,在川普任内中美不可能因为贸易纠纷而闹翻。

有人说,川普上任后,山姆大叔会在经济上玩垮中国,这纯属一种意淫。其道理在于,中美经济具有极强的关联性和互补性,川普在竞选时胯下海口,说他领导的政府会选择征收中国货物45%的关税,那是选举政治危言耸听的瞎掰。贸易规则历来是对等的,中国若面对美国的关税壁垒,也同样征收美国货物对等的关税,其结果是美国的高附加值的飞机、电子器材、及大量的玉米大豆小麦等商品会被欧洲、日本、巴西、澳洲、阿根廷、新西兰取代,而中国满足美国平民需求的衣服鞋帽玩具电视冰箱微波炉等日用品一时无人可以全部取代,美国普通人的生活成本将应声立马高涨。这种掷出飞去来器伤着自己的事情,以川普的商人本性,其道理他焉能不懂?

毋庸讳言,作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两个大国,而且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融洽则世界和谐稳定,中美频发利益冲突则世界就会充满诸多不确定性乃至走向动荡。中美关系之所以极端重要,不仅仅是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所有国家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其彼此的贸易规模早就令两国谁也离不开谁,其经济的互补性也决定了双方离了谁,都会严重影响各自国民的正常生活,而且,中美的人口规模,一个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且处于现代化半程中,一个则是发达国家中人口最多的国家。这两个国家一旦进入贸易争端无法化解的状况,无论是中国或美国的谈判代表拂袖而去离开谈判桌,所谓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也就应声走向终结,人类的好日子也就彻底到头了。恕我直言,中美在对外贸易上彻底闹翻的可能性和前景,只有中美两国的脑残们才会去设想。

3、因为有前面1、2的预测,再要设想中美会发生军事冲突,无疑是自证愚蠢。不赘。

三、川普的对外政策将集中在应对ISIS对人类社会的威胁上

如果不出意外,川普上任后的一年之内,美俄关系将获得极大的改善,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半岛的行为,将淡出川普对俄交往的话题清单,美国取消因俄国吞并克里米亚半岛而发起的经济制裁,也将提上川普优先的议事日程。

可以预见,美国历来对东北亚承担的防务责任,在日韩逐渐提高美军驻扎成本的基础上,将一如既往不会变化。事实上,无论是中国还是日韩,都对美国在东北亚的军事存在习以为常,一旦美军别过脸不管东北亚的防务,这一地区成为火药桶的前景,所有周边国家都难以承受其莫测的风险。

至于朝鲜的核搅局,对中国的威胁远胜于对韩国的威胁。因为朝鲜那种末流的核技术,说不准就会引发不可控的核技术灾难,届时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与朝鲜核设施毗邻的中国东北地区。一旦美国对朝鲜的核问题采取放任自流的政策,最具有解决朝核问题冲动的国家非中国莫属。

在淡化了跟俄国的冲突,跟中国建立起界面基本平滑的关系之后,美国将联合世界上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一举消灭肆虐中东多年的由ISIS制造的现代政治瘟疫。估计在川普的第一个任期,中东将实现消灭ISIS后的和平。

综上所述,如果以上预测具有80%的准确性,唐纳·川普将轻轻松松获得第二个任期。自然,其前提是他在第一个任期不被美国的黑势力暗杀。因为川普在竞选中践踏美国肆虐多年的“政治正确”,蔑视建制派的金科玉律,触动了美国两党精英群体的核心利益,所以,其上任后将面临肯尼迪式的危险,存在被美国黑势力暗杀的可能性,他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缺乏安全保障的大国领导人,且没有之一。

(2016-11-20)

延伸阅读:

林达:《川普上台,那头大象终于跑出来了》

地址: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196820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